带60后70后80后找回童年的回忆,每一个场景都戳中泪点 - 雪晴故事网
ad
当前位置: 主页 > 烧包谷的故事 > 正文

带60后70后80后找回童年的回忆,每一个场景都戳中泪点

2017-12-30来源:雪晴故事网 点击: 次
ad

回到六零年代



叶青储备物资等待末日降临,却意外穿越到一九六一年。

没有家人,没有亲戚,独身一人来到陌生时代。

吃饭要粮票,穿衣要布票,出门必带介绍信,锅碗瓢盆要工业券,二两豆油是一个月供应。

经商是投机倒把,养殖要割尾巴,找工作要凭城镇户口。

作为一个来历不明的“黑户”,外挂只鸡肋空间里有限物资……


叶青很迷茫,怎样才能活下去?


æ­£     文


饥饿


灰蒙蒙的街道,两旁建筑物上到处都是大字号的红色标语。


偶尔会有一两个行人路过,女的梳着麻花辫子,男的清一水的灰蓝色上装。


空气中隐隐飘着葱花炝锅的味道。


叶青坐在马路牙子上盯着对面的国营饭店,神情有些恍惚。


就在两天前,她还在网上搜索有关世界末日的最新消息,各种传闻铺天盖地。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叶青是信了,早早就花光积蓄囤积了大批物资。


那天是末日倒计时的最后一天,临近午夜,叶青关掉电脑,再一次检查了所有门窗,忐忑不安中换好装备,等待未知的恐惧降临。当时针指向最后一刻,整个世界瞬间停止,叶青只觉得一阵眩晕,接着就陷入无尽黑暗。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青再次醒来时四周还是一团漆黑,能感觉到风声和凉意,摸索着身边,似乎是两堵外墙的夹角。


叶青握着防身武器蜷缩在黑暗里一动不动,警惕着四周,直到天光放亮。


当看清楚眼前景物,叶青怔了好大一会儿都没缓过神。没有丧尸,没有冰川和陨石风暴,之前传言中的各种末日恐怖情景统统都没出现。狭窄的街道,高矮不一的平房,大部分都是青色墙砖,期间还夹杂着几处土坯泥草房子。


不远处一座两层高的水泥楼,脱落斑驳的油漆字迹能看到“惠安县人民供销社”的字样。


叶青小心翼翼地躲在僻静处观察。


等到早晨七八点钟时候,街上开始有行人经过,这些人衣着陈旧,虽然面色蜡黄身形消瘦,但并不像感染者,看起来更像是营养不良。


中午十二点,街上的行人渐渐多了些。


广播响起,音质恶劣的高音喇叭传出过时的词汇和陈旧的“新闻”报道。


一九六一年!


叶青脑袋轰的一声……


天色黑透,街道又恢复宁静,叶青趁着一点月光在四周摸索查看。


地方并不大,是个叫惠安的县城,以供销社为中心方圆不过几公里,沿着大道越往外走房子越破旧,出了城就是大片的庄稼地。如今已是初冬时节,地里还有零星没砍掉的玉米杆子,稀稀拉拉的戳在那里,看着有些瘆人。


叶青转了一圈儿后又回到那个墙角,脱掉身上颜色鲜艳的冲锋衣,背包里找了件藏青色的工装夹棉衣换上。学着那些人的装束把头发散开梳了两根麻花辫,又找了条围巾将大半头脸都包了起来。


蜷缩了一夜,迷迷糊糊熬到又一次的天亮,当看到四周景物还如昨日一般时,叶青很失落。


或许,她生活的那个时代已经不复存在了,她永远回不去了,这一切不是梦。


陌生的时代,陌生的县城,她认识的人和认识她的人都不存在,甚至她的父母都还没出生。比起以前,现在的她更像孤家寡人。


叶青二十一岁,小时候父母离异,他们争夺房子争夺存款,连家里用了许久的一口高压锅都争得头破血流,唯独对叶青这个拖油瓶都默契的选择放弃。最终法院将叶青判给了母亲,拿到判决通知书那天,母亲一路阴着脸,开车载着叶青到姑姑家小区门口,扔下她头也不回的走了。


后来姑姑又把叶青送到姥姥家,叔叔家,大姨家……直到中学住进宿舍才算安定下来。


叶青爱钱如命,课余做家教做翻译,发传单导购促销礼仪,代购火车票代买盒饭……各种兼职小生意一直没闲着。


大学毕业后,别的同学到处求职开始为钱发愁时候,叶青已经有了一笔数额不小的存款。


手里有了余粮,人也淡定许多,租了一间不错的小公寓,找了份还算满意的工作,交往了一个普普通通的男朋友,不咸不淡相处着。只等感情稳定后按部就班结婚生子,自己能有个温暖的小家。


没想到平稳的生活还不到半年,世界末日的传言就疯了般传开了。那一刻,藏在叶青心底的恐惧和不安被刺激的无处遁形。无家可归,亲戚嘲讽的难堪,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小时候。


叶青开始疯狂购物,米面粮油方便食品日用品饮用水成批成批的往家里搬。


男友气急败坏的大声呵斥,恨不得一巴掌打醒她!他知道叶青有积蓄,他早就打算好用这笔钱付首付,写两个人的名字一起购房还贷。没想到这个疯女人愚昧起来竟如此可怕,居然相信世界末日这种无稽之谈。就算真的末日来临,这么多东西也根本带不走,饮食类商品不能退货,首付款居然就这样没了!


男友的愤然分手也没能阻止叶青,她反而更加肆无忌惮。


叶青并没有丧失理智,之所以毫无顾忌的大量囤积物资,是因为她有个从未告诉过任何人的秘密,让她有恃无恐。叶青也无法解释这种奇异的现象,童年时期她就发现自己有这样的特异功能,她能让物品凭空消失。


她甚至在父母争夺财产时悄悄变没了一台冰箱,以至于他们打得头破血流相互指责是对方偷了去。而那台冰箱却始终留在了叶青的“记忆”里。


长大后的叶青开始偷偷实验自己的特异功能,她发现不仅能把物品收进去,还能拿出来,大到家具摆设小到针线纸屑,凭意识就可操纵自如。那是一个时间停止的永恒空间,活物不会生长,食物永久保持新鲜。


末日来临前,叶青将全部家当都收进了空间,昨晚她试探过,都还在。如果真的是末日降临,这些物资足可以让她五年时间内衣食无忧,可是没想到她会来到这个年月。


正常的人类社会,衣食住行样样都需要用钱解决!


虽然不清楚现在流通的是第几套人民币,但她知道钱夹里的粉红大钞是绝对不能拿出来用的。


一想到这里叶青那种焦虑不安的感觉又冒了出来,她现在身无分文!


对面国营饭店不时飘出葱油香味,还夹杂着麦香,原来饥饿时候对食物的气味是如此敏感。


自从确认了自己身处的时代,看到墙上惊悚的大字号标语,空间里带包装和生产日期的即食食物叶青不敢轻易拿出来吃,户外灶具也不能光天化日之下使用。


昨天饿了一整天,今天又坐这儿发呆了一上午,叶青早已经饥肠辘辘。


国营饭店


叶青对这个时代的认知还停留在历史课本上,大环境走向她知道,但衣食住行这些生活细节却从来没留意过。


想来想去,她决定卖掉空间里的部分食品,先换点钱应急,吃顿热饭找个住处,安顿好了再慢慢观察。


叶青集中精力筛选存货,那些“后现代”的日用品和加工食品是绝对不行的,最稳妥的是大米和面粉这类原生态粮食。可那些她买的又都是袋装货,上面商标生产日期样样都全,现在也不能当街拿出来分装。


考虑半天,叶青觉得目前最方便售卖的就只有面条了。


除了大米,叶青囤积最多的就是干挂面,这东西煮起来省事,烧开水扔一把下去,两分钟就能熟,撒上盐就能吃,节省时间又能填饱肚子。


如果是末日逃生,户外灶具烧开水煮一把细挂面,连做带吃三分钟就能解决战斗,可是现在……


叶青闭目凝神,在空间翻拣半天,找到几箱简易包装的普通挂面。一纸箱五十斤,里面一百小扎,半斤一扎,寸宽的红纸包封,干干净净的没有商标也没有生产日期,露出两端切割整齐的白面条。


中午十二点,大喇叭开始广播,街上的行人多了起来,行色匆匆又显得有气无力,没人嬉笑打闹。


叶青观察着经过的人,凭直觉猜测他们的身份。


这些人衣着都差不多,不论大人还是小孩,个个神情萎靡无精打采,一时间很难判断他们的身份背景。


叶青观察许久,终于锁定目标,走了过去。


“大叔,您买面条么?”


对方是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消瘦身材稍稍有些驼背,头发花白带着眼镜,上身穿着一件洗得发白的灰色中山装,胸前口袋里还插着一支钢笔。下身是同样洗白了的裤子,膝盖处打着两块补丁,手上拎着一只八九成新的人造革提包,正低着头走路。


男人停下脚,抬起头吃惊的打量叶青:“你说什么?”


“面条,干挂面,您要么?”叶青还以为本地方言面条不叫面条,于是从挎包里掏出一封挂面举着又说了一遍。


男人紧紧盯着叶青手里的挂面,手微微发颤,警惕的望了眼四周,赶紧将提包捂在叶青手上挡住面条,眼神冲不远处的小巷示意。


叶青将面条塞回挎包,跟着来到小巷。


“你……你你面条怎么卖?有多少?”男人神色激动。


叶青看见对方的态度,心里多少有了些底。


“一封是半斤,一块钱,我这里有四封。”


面条是最普通的超市货,批发价折合算下来不到两块钱,虽然隔了五十多年的通货膨胀,但是看男人紧张的态度,叶青大胆叫价。


男人怔了好一会儿,没说买,盯着面条脸色涨得通红,好半天才问道:“小同志,八毛五分行不?”


男人忐忑不安的看着叶青,这几年吃饭吃的人嗓子眼都跟砂纸打磨过似的。单是粗粮不够吃,掺了米糠野菜,唾液少点就嚼不成团,大人都要梗着脖子才能咽下去,小孩子吃完消化不了,好几天都不上一趟茅厕。


这都多久没见过细粮了?


见叶青不应声,男人狠了狠心又涨了三分钱:“八毛八分!”


叶青本来就为了解行情,现在心里有了数,也不计较这角八分的,便说道:“就按八毛五吧,四封都给你。”


男人激动地连连道谢,从裤兜掏出手绢,层层打开,里面是一沓毛票,认真的数出三块多钱递给叶青。


叶青收起一大堆角角分分的纸币揣兜里,将挂面拿出来。


男人打开人造革公事包,小心翼翼的撑开。


干面条本来就脆,叶青快手快脚又有些心急,一不小心

------分隔线----------------------------
ad
推广信息
ad
ad
头条新闻
ad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
ad
文章推荐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