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丈夫要钱,结果......他根本不爱你!! - 雪晴故事网
ad
当前位置: 主页 > 丽水故事网 > 正文

向丈夫要钱,结果......他根本不爱你!!

2017-12-23来源:雪晴故事网 点击: 次
ad

第1ç«    退婚

  痛,极痛……

  身体像是遭受了很严重的辗压,让秦云霏整个人都喘不过气来。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停地被摇晃着,像快被撕裂了。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站起身来,莫无表情地穿起衣服。

  整齐的领口,镶钻的袖口,干净的白衬衣的颜色,整个都与这片屋子的某地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男人看了她一眼,她似乎晕过去了。

  “生日快乐……秦……云霏?”男人绯薄诱惑的唇角轻笑了下,带着目空一切的蔑视。一双犀利的黑瞳孔里飘忽出一缕阴谋的味道,那层黑仿佛可以吞噬一切。极其俊美的轮廓更带着丝近乎妖孽般的轻狂与放肆。

  他没有再多停留一分一秒,很快套上笔挺的黑色西装,拉开了包房的门,走了出去,消逝在这片环境里。

  不知过了多久,“砰”地。

  一阵剧烈的开门声音划破了这片空气。接着就是一阵乱七八糟的嘈杂声音。

  蜂涌而至的记者看到这一幕时更是嗅到了上头条的节奏。立即闪光灯像星光一样闪烁在这片昏暗的包房里。

  吵,好吵……

  秦云霏拧死了眉头,被迫苏醒过来的时候,直接就被闪光灯给晃了眼睛,她下意识地用左手挡住了自己的面庞。

  忽而,都还没待秦云霏有更多的反映,一阵震耳欲聋的霸气声音炸响在这屋子里,“秦云霏,你真对得起我啊!!”

  秦云霏看清眼前男人的一张愤怒的俊脸时,整个脑子都空白起来,“嘉俊……”但是刚喊一声,她突然意识到,被褥下自己未着寸缕,身体的痛楚,她……失身了……

  秦云霏用被子将身体裹得更紧,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闪光灯晃痛了眼睛,眼泪突然无声无息滑落。

  李嘉俊冷酷如冰刀的俊脸上全是凛冽的寒光,昔日的那般似水柔情都几乎全部结成了冰,从他那立体俊削的脸庞上再也看不到了。有的只是那无比的愤怒与绝情!

  一道冰冷的强大气场笼罩在这片包厢里,让空气都冻得丝丝凝固了起来。

  闪光灯再次打在秦云霏狼狈无比的脸上,她的心更是像是被万箭穿透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嘉俊,你相信我,我……”秦云霏苍白的唇,微微颤抖。却不知该如何解释。

  “没有?哼!”李嘉俊冷笑了声,目光越加地冰凉,望着她,一字一句斩钉截铁地说道,“像你这样不知脸耻的女人真不值得我这样待你!秦云霏,我要跟你解除婚约!!”

  解除婚约?!秦云霏脑子被震得嗡嗡一响。“不,嘉俊…………”

  李嘉俊没再看她,仿佛看一眼都会脏了眼,愤怒转身,推开了人群,快步地离开了这里。

  秦云霏看着他远去的无情背影,那一刻简直心痛欲裂。交往四年,对自己呵护备至的男朋友竟然会狠心撇她而去?

  那晃眼的闪光灯和大批的记者仍然在继续不顾人感受地狂拍着,秦云霏看着这些人,赤红了双眼,猛然抓起身边的两个大枕头,朝着他们扔了过去。

  一阵痛彻心扉的愤怒呼喊再次划破了这片空气层,“别再拍了,滚!别!再!拍了!!”

  记者们像是被她这副有些狰狞的表情给怔住了,退出屋子里仍有人复诽,“真没想到堂堂秦氏的名媛千金竟然这副德性?”

  人全走了。

  砰地,秦云霏捂着被子跳下床,冲到门处,重重关上了房门。

  她的整个人靠着房门蹲坐了下来,整个身体都簌簌发抖,让她不得不紧紧抱着自己的膝盖,可却仍然控制不住身体的颤抖。

  她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了?明明是自己的生日宴,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了现在这样?

  秦云霏低头看了一眼自己,那份裂痛是真实地从某处传来,很清晰地提醒着她已经失去了最珍贵的第一次。

  再次努力地回想那份经过,可却仍然是一片模糊……她根本就记不得那个男人的脸孔。

  “谁来告诉我,这到底发生了什么?”秦云霏将头深深埋在了双膝间,痛哭了起来。

  过了一会,秦云霏渐渐止住了哭声,头脑里的那份冷静也渐渐回来。哭有什么用,她不能就这样被打倒!不能!!

  这时,包包里的电话铃声音响了,秦云霏吸了吸鼻翼,掏出了包包里的手机。

  “爸,是你啊?”

  “霏霏,你赶快过来我办公室一趟。”

  “哦……怎么了?爸?出什么事了吗?”秦云霏刚想问清楚时,可惜对方就已经挂断了电话。

  秦云霏心底沉了沉,爸爸一般不会这样的,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顾不得多想什么,秦云霏很快整理了下身上的凌乱就出了酒店。


第2ç«   æ›¿çˆ¶é¡¶ç½ª

  这时外面正飘起了雨。

  秦云霏用包包遮住了头,朝着马路上跑去,正准备去取自己停在马路对面的车子时。

  岂料。一道疾驰而过的豪车朝着这边开了过来,大灯晃了眼睛,秦云霏惊得赶快退步。

  但是似乎还是慢了一步,当车子开过来的时候,她跌倒在了地上。

  “啊……”一阵惊叫声音响在了这片空气中。

  黑色的豪车布加迪威龙停了。

  车后排一位俊美非凡的男人此时眼都微微一兮,一阵黑雾似乎布在眼底深处,但只那么一秒,轻轻地便又散了开去。

  “老板……好像撞到人了,我去处理下。”驾驶室里的一位绑着长发马尾的男子说道。

  后排的男人没说话,一双看不到底的黑瞳却是冰冷的。

  很快那长发男子下了车子,朝着那个女人看了一眼,“小姐,你没事吧?”

  秦云霏抬起了头来,一张娇媚精致脸庞上带着丝苍白。

  但是就那么惊鸿一睹。

  车子后排的男人的眼神都整个凛冽了起来。

  是她?

  不过,殷天昊只是阴冷地挑了下唇角,却是坐在车上不动声色。

  “我,我没事。”秦云霏的话刚说完。

  那长发男也不再等她说什么,很快从怀里掏出一把红色钞票,直接就扔在了她的面前,

  “给你的拿好了。”

  秦云霏愣了下,想要拒绝,可是那钱却已经掉在了地上。很快就被雨水给打湿。

  秦云霏没有说话,瞪着那人的背影,直到看到这辆豪车从身边簌地长驰而去。一排水渍毫不客气地再次飞溅了她一身。

  秦云霏望着这地上的这些红票,心塞,不是个滋味。

  不过,这些钱不拿还真白不拿!虽然生活在秦家,衣食无忧,可是母亲从小的良好教育便让她知道金钱的可贵和做人的准则。所以从她的身上是很难看出那些千金小姐的娇贵脾性和坏脾气的。

  秦云霏很快将这些湿票子都拾了起来,随便往袖子上擦了一把后塞进了包包里面。

  接着秦云霏很快便过了马路,上了自己的车子,朝着爸爸的公司快速而去。

  秦海南办公室。

  秦云霏一打开门,就看到了爸爸秦海南正在踌躇。

  沙发的另一边躺着一个男人。男人一手垂落,一缕缕鲜血正从手背上涌出来,沙发地上聚积一片,看起来分外恐怖!

  “爸!”秦云霏惊叫一声,吓得身体剧烈颤动。

  “别喊啊!霏霏,爸爸不是故意要杀死他的,顾木文实在是太可恶了,是他逼我!都是他逼我的!!”秦海南低声咆哮,神色慌乱。

  秦云霏脑子懵了。顾木文?那个一直疼爱自己的顾叔叔死了!被爸爸杀死了!天啊!为什么会这样的?

  秦氏贸易公司是爸爸和顾叔叔一起合股开的,他们的两人的关系亲如兄弟,从创业打拼一直到现在,可却没有想到有一天竟然会……

  可是秦海南接下来的话更让她震惊。

  原来顾叔叔和妈妈在背地里好上了,他们两人都背叛了爸爸,一直隐忍的爸爸遭到顾叔叔的再一次的威胁…… 

  秦云霏此时此刻震撼得每个细胞都在簌簌颤抖。

  忽然,秦海南猛地一把抓住她的胳膊,“霏霏,现在只有你能帮爸爸了,只有你替爸爸认了这罪,秦家才会没事的。”秦海南说着,眼神忐忑不安地看着女儿。

  秦云霏惊呆了!一时说不出话来,爸爸竟然让自己替他认罪?这可是杀人啊!怎么让自己认罪?!

  这真的是自己的父亲吗?他为什么能够说出这种话来!

  秦海南抓紧秦云霏的双肩,拼命摇晃,“霏霏,只要你说,顾木文他想要非礼你,你反抗,你坚决不从,然后正当防卫将他给刺死,这样的话就会没事的!也判不了几年的!”

  “而且你是我的女儿,你出来了,你一样是千金大小姐,谁也不会把你怎样的。霏霏,你一定帮爸爸啊!我们秦家可全靠爸爸啊!爸爸一旦坐牢,我们秦家可全完了!”秦海南双眼盯在秦云霏的脸上。仿佛要把她的脸给盯个洞出来才好。

  “爸……”秦云霏错愕地看着自己的父亲,内心悲愤交加,她是他的亲生女儿啊!他是怎么能忍心让她去替他坐牢呢?

  秦云霏嘲讽地笑了,今天,注定让她终身难忘。

  好好的生日宴,她失去了自己宝贵的第一次,被相恋四年的未婚夫退婚。显然命运不打算放过她!父亲要她顶替杀人罪去坐牢。

  一夕之间,她从天堂坠入地狱,从一个衣食无忧的大小姐沦为阶下囚。她失去了一切,爱情,亲情,她一无所有。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了?

  她只觉得似有一张阴谋的巨网向她撒来,可她无从躲避,也不知道原因。

  过了半响,她才开口,“爸,我相信妈妈也是一时糊涂才会和顾叔叔在一起的。爸爸,如果你原谅妈妈,和妈妈好好地过日子,好好地照顾弟弟和妹妹,那么我……”

  秦云霏吸了一口气,眼眶里的泪忍了忍,好一会才继续了下去,“我愿意为爸顶罪坐牢!这也算是我报答爸的抚育之恩!”


第3ç«   ä»–到底是谁?

  她知道答应下来,将会意味着什么。可是看到面前人那不在年轻的容颜,她就有些不忍心让父亲再受这份牢狱之灾。今天她失去了太多,也不在乎更多了。

  “好孩子……”秦海南感激地看着自己的女儿,心底却划过阴狠。

  ……

  殷氏纵横国际集团的总裁办公室里。

  一阵淡淡的烟草味儿弥漫在这片环境中。

  大坂椅上坐着一位俊美如斯的男人,他双手指间夹着一根香烟,视线看着这份文件,这份文件右上角有一张照片,照片上是那女孩熟悉的脸孔。

  眼看着这份资料,思绪却早已飘浮了出去。

  旁边站着的绑着马尾发的男人方辰东看向殷天昊说道,“老板,秦海南的女儿秦云霏认了这罪,真是没想到,秦海南还真是匹老强巨猾的狼!”

  忽而,殷天昊冷哼了声,手指弹了弹烟灰,声音淡得就如飘浮在空气中的一缕烟雾,“他不是狼,他是匹虎,只是过虎毒都不食子,可是他这匹虎却是唯恐咬不死自己的子!”

  方辰东看向对方,想了想说道,“老板,根据我找到的这份资料上来看,那秦云霏只怕不是秦海南的亲生女儿。”

  殷天昊再次笑了,“这就是有趣的地方呢!”

  方辰东沉下了俊脸,看向殷天昊,“顾木文收到了我们所给的秘密资料,去找秦海南摊牌发难,可却没想到最后顾木文居然死在他的总裁办公室里了?而这被抓的人却不是秦海南,而是秦云霏?足已可见,这只老狐狸可真够高明的了。”

  殷天昊瞟了他一眼,淡冷地说道,“不管秦云霏是不是秦海南的亲生女儿,想要借这招金蝉脱壳,他秦海南的算盘是打错了!”

  说到这里时,殷天昊那一双黑不见底的深瞳里透映着如深渊般的黑暗。

  很快,殷天昊从马坂椅子上霍地站了起来,含着磁性的声音压了下来,“辰东,备车,去警局!”

  “是,老板!”方辰东眼神有一丝凛冽,很快便随着殷天昊一道去了关押秦云霏的警局。

  一间不大的监禁室里,殷天昊再次见到了秦云霏!

  面前的女孩那披散的长发被扎了起来,露出了那光亮大气的额头和轮廓,那削瘦的椎子脸上的五官越加地显得清晰和立体了。

  同时一份纯美脱俗的气质更从她的那双咖啡色的美瞳子里散逸了出来。标准的韩范一字眉更有着遮掩不住的风采。

  这是一个相当干净清爽的女人脸孔,让人都不得不被其吸引。

  即使穿着一身灰色的牢服,可冥冥中,她眼瞳里那不经意流露出来的一份倔强和贵气却是让人无法忽视。

  “你是谁?”秦云霏冷冷地开口问道。就在这西装俊男打量自己的同时,她也很快地将对方全身上下扫描似地看了个遍。

  一身剪裁利落的黑色西装衬托出男人的优雅,那微长的棕发搭在眼角,一双犀利的如钻石般漂亮的黑色瞳孔里透出商人的本质,眸梢轻眯间,整张脸庞更映着一种俊美妖娆的魅惑。

  “你不须要知道我是谁,你只要知道……我是来救你的,就行了。”殷天昊淡冷地勾勒着绯薄的唇角,那犀利眼瞳里透着幽冷的暗光。

  秦云霏愣了下,立即问道,“什么?你是来救我的?什么意思?你是爸爸请的律师?”

  殷天昊看着他,不紧不慢地回道,“你认为……你父亲现在还会给你请律师吗?”

  秦云霏沉默了好一会儿,也没有说话。

  是啊,他是替父认罪的,父亲就算是请律师这牢也是坐定了。

  秦云霏心里复杂地如翻了五味瓶,可是爸爸说得也没错,爸爸若是坐牢,秦家就完了。

  秦家只要有爸爸在,自己就算坐几牢出来,一样还是秦家大小姐。

  “秦小姐,现在机会摆在你的眼前了,我的到来,便是对你的救赎!”殷天昊说罢,从一旁的文件包里拿出了一份文件夹放在了她的面前。

  “秦小姐,看看这个,相信你会很有兴趣。”殷天昊话语很慢,声音也不大,可是这每一个字似乎都透着让人无法抗拒的气场。

  这份文件被推到了秦云霏的面前,秦云霏看着这份文件,眼底透着疑惑。

  这面前的男人到底是谁?他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

  对她的救赎?什么意思?

  他难道不是爸爸请的律师吗?

  “这到底是什么?”秦云霏没有翻开那文件夹,视线却直接盯在这男人的脸上。



长按二维码,继续阅读


( è¿›å…¥çµä¹¦é¦–页搜索本书《婚谋不轨:枕边总裁太难搞》即可阅读)


戳原文,更有料!



------分隔线----------------------------
ad
推广信息
ad
ad
头条新闻
ad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
ad
文章推荐
ad